• <menu id="uuwiw"><code id="uuwiw"></code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uuwiw"></menu><optgroup id="uuwiw"></optgroup>
  • 格瑞戴西Greendash

    24小時手機咨詢上海保潔公司24小時熱線 18221844698

    上海保潔公司電話   400-6167527

    做保潔的女人:拼命賺錢,逃離家暴的丈夫

    發布時間:2021-04-10 20:10
    作者:格瑞戴西
    如今,上門做保潔的阿姨越來越多,大多數時候,她們都是勤勤懇懇十分沉默的姿態,做完保潔后打聲招呼又悄無聲息地走了。關于她們,似乎很少有人注目。
    叔今天講述的,便是幾位保潔阿姨的故事。她們有一個共同點:來自農村,文化水平有限,且經常受到老公的辱罵和毆打。
    傳統農村女性遭遇這樣的事情大多選擇忍氣吞聲,但這幾位女性卻選擇反抗,勇敢地和不負責任的丈夫離婚。沒有傍身的生存技能也沒關系,她們跑到城里做保潔服務,努力掙錢改變命運,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    以下是這幾位保潔阿姨的真實故事:

    1
    “叮咚?!碑斒謾C上的時間跳到9點的時候,陳紅梅背著除螨的工具,準時按響了客戶的門鈴。
    做保潔這個行業,準時很重要??蛻舭葱r付錢,她們去晚一分鐘客戶都要吃虧;提前去也不行,客戶不方便。
    有一次她生病,想要提前一個小時去做,做完回來休息,打電話過去還沒說完就被電話那頭的老大爺臭罵一頓。罵一頓就罵一頓吧,是她的錯,客戶不給差評就行。
    一個老太太打開門,是客戶的媽媽,斜了她一眼之后叫她進去。
    陳紅梅進門穿鞋套的時候看見從廚房走過來另一個穿保潔制服的人,跟老太太說了幾句話,她感覺有點不妙。
    果不其然,老太太過來跟她說:“我已經請了阿姨,這人可以捎帶把除螨做了,不好意思讓你白跑一趟?!标惣t梅只好背上包,從屋里退出來,房門貼著她的鼻子關上了。
    到樓下,她給老太太的女兒發了個信息,告知她情況。稍后電話就打了過來,老太太的女兒是個教育機構的老師,先是一個勁兒給她道歉說不知道媽媽叫了一個阿姨,然后要給她發個紅包,補償她路費。
    她沒收。這個客戶是老客戶了,她不想計較。天上飄起小雨,她穿起雨衣騎上電瓶車打道回府。
    說不生氣是不可能的,今天本來是她的休息日,公司不會派給她單子。接了這個私活,跑了十公里,一方面除螨比日常保潔要貴一些,二來私活沒有公司抽成,可以多掙幾十塊錢,結果全泡湯了。


    2
    陳紅梅是三年前和丈夫離婚之后進城的,她干活拼命,一般的同事一天做三單,她一天可以做五單,從早上7點做到晚上11點,做完后,她看掃帚都是暈的。
    很多同事都說太辛苦,但她覺得,來城里這幾年是她過得最輕松的日子。
    陳紅梅來自農村,家里還有個弟弟,父母重男輕女,作為一盆遲早要潑出去的水受了十多年的冷待和歧視。
    上學的時候她的成績一直很優秀,初中讀完之后父親說什么都不讓她讀書了,她只好回家種地。
    在家里種了兩年地,當地的媒人給她介紹了個對象,那邊彩禮給得多,父母很快就答應了。結婚之后,陳紅梅才發現,以前在家里受的那點委屈根本不算什么。
    相親的時候看起來不錯的丈夫,其實是個混子,什么事也不干,天天賭錢喝酒。身上的錢輸光了就回來釣魚。
    家里的事情全部堆在她一個人身上,常常她在地里干完活回來,丈夫扔給她兩條魚讓她去煮,自己去乘涼,跟其他老爺們一起吹牛。
    丈夫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,天天釣魚給陳紅梅改善生活,陳紅梅跟她是運氣好,不然她能不能吃飽飯都不一定。
    干活累,陳紅梅習慣了,頂多有點想不通,可丈夫的暴行,讓她覺得自己不過就是個會干活會生孩子的豬狗。
    丈夫覺得女人就是要打才會長記性。這么多年,只要她跟別的男人說了話,甚至只是和其他男人站在一塊地兒,她都有可能挨一頓好打。
    打完了,她還要忍著疼起來做飯,丈夫要吃得好,頓頓想吃肉,肉加少了她都得挨打。這些年他們欠了不少錢,掙的錢不是被丈夫胡吃海喝揮霍了,就是賭輸掉了。
    每次債主上門催債,丈夫還拿著架子,只有她做小伏低給人說好話。等債主走了,丈夫又是一場打,嫌她給別人說好話丟了他面子。
    她受不了,又沒有辦法。沒人向著她。
    村里的人都是勸和不勸離,村民常掛在口中的話是“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次婚”,她甚至不是這個地方唯一一個經常挨打的女人。娘家人也不會幫她,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現在父母都把她當外人,是死是活都不關他們的事。
    丈夫打她就像打畜生,好多次她疼得都想跳井死了算了。
    有次她進城買東西,店老板知道她家里做養殖,正好自己也有這方面的想法,他們就加了微信,后來店老板在微信上問了她幾個關于養殖的問題,她忘了刪除聊天記錄,被檢查她手機的丈夫看到了。
    丈夫大發雷霆,拿鋼管往她身上甩,這次她被打得一個月都下不了床,丈夫該吃吃該喝喝,根本不管她,還是放假回來的小女兒天天照顧她。
    她躺在床上下了狠心,她一定要和丈夫離婚。丈夫聽見她說離婚,差點又要打她,她梗著脖子,說:“你打呀,你打死我!”
    最后她丈夫沒打她,但堅決不同意離婚,她下了決心,丈夫不同意離婚她就不下床。
    丈夫眼神恐怖地盯著她,她就瞪回去,丈夫沒有再發怒打她,反而陷入了一種更加恐怖的狀態。
    那時候他們家里剛收了核桃,丈夫開始沒日沒夜地在堂屋剝核桃。堂屋就在她躺的房間隔壁,黑夜里,砸核桃和掰碎核桃殼的聲音格外嚇人。但陳紅梅這次下定了決心,最差的結果就是死,她不怕。
    她還記得,丈夫剝的核桃仁裝滿了兩個麻袋,幸好,在這場意志力的較量中,陳紅梅終于贏了一次,丈夫最后答應了離婚。


    3
    陳紅梅堅持離婚,還有一個原因。
    嫁到這一家來之后她才發現,不但他丈夫不是正常人,公公婆婆也不是。
    公婆歲數都大了,婆婆前兩年中風癱瘓在床,公公的性格很古怪,對不能動的婆婆百般折磨。她來的時候看到,婆婆身上都臭酸了也沒有人給她擦洗,放在婆婆旁邊的飯是餿的,婆婆長褥瘡,身上到處都是被蚊蟲叮咬的腫包,還有很多掐痕。
    她的孩子出生,是個男孩,公公還挺喜歡,有時候會幫忙照顧一下。
    有一次,孩子經過婆婆的床邊摔了一跤,坐在地上哭,公公聞聲走過來,第一時間不是拉孩子起來,而是掐婆婆,一邊掐一邊氣急敗壞地罵:“你個宰腦殼的,娃娃哭了你不曉得起床拉起來哄一下?你個敗家娘們,老子家里遲早要被你敗了!”
    公公肆意在婆婆身上發泄著他的怒氣,婆婆動不了,根本不可能站起來,疼得眼淚直淌也只能被動承受著公公的怒火。
    這還不是最過分的,更過分的是公公曾經拿一把銼刀去銼婆婆的臉,婆婆的臉被銼子傷得血肉模糊。
    她嫁過來之后,婆婆的日子才過得好一點,她經常給婆婆擦身子,喂飯,把她當成自己的母親那樣伺候,婆婆也喜歡她,親近她。
    只是好景不長,有一天早上醒來,她發現婆婆沒氣了,脖子上有掐痕,她驚慌地去找丈夫,丈夫看了之后嘆口氣,說:“肯定是我爸?!?/span>
    陳紅梅想說什么沒說出來。
    丈夫知道她要說啥,眼睛一瞪:“難道去把我爸告了?收拾后事吧!”
    丈夫冷漠得像是死去的人不是他的母親一樣,陳紅梅覺得很恐怖,她害怕婆婆就是另一個她,她怕不知道什么時候她也在睡夢中被掐死。
    陳紅梅覺得,城市好,至少她在這里開了眼界。城里有許多有錢的女人,她去做保潔的時候看到了別的女人的生活。是她從前想都不敢想的。
    有自己開公司的,有的在家坐著就能把錢掙到的,也有從來沒工作過但是也住別墅的。她們穿著好看的衣服,像是電視里的明星。她們也受男人尊重,家務不會一個人做,孩子不會一個人帶,還會收到丈夫的玫瑰花,平時吃80塊錢一份的土豆絲,餐桌旁邊還站著一個拉小提琴的。
    她們有時會送東西給陳紅梅,進口的水果,沒穿過一次的衣服,還有個客戶上個月去國外旅游,專門問她想要什么小禮物,她說不用,客戶還是給她帶回來一方精致的手工香皂。
    有老客戶知道她家情況的,警告她雖然丈夫還在糾纏,但是絕對不能跟丈夫復婚,她似乎也受到了這些渾身發光的女性的影響,想離泥濘遠一點。


    4
    剛到家里,同事于桂芳就給陳紅梅打電話,說中午一起吃飯。她們幾個玩得好的同事休假都在一天,她們經常會一起煮飯吃。
    剛掛了電話,手機忽然一響,她拿起來看了看,是昨天打掃的一家客戶給了她差評,說她墻上的污漬沒弄干凈。
    她氣憤地扔下手機。那個客戶一共只下了兩個小時的單子,那個房子兩個小時能做完就很困難了。做的時候客戶就各種挑刺,她還給客戶延長了一個小時沒收錢,就是怕他給差評。
    墻上的污漬也跟客戶說得很清楚了,但她們做日常保潔的是沒法完全清除的,這屬于深度保潔的范疇。沒想到,還是得了一個差評。
    公司是客戶至上的,客戶什么錯都沒有,陳紅梅和同事經常挨罰,一個差評罰50塊錢,還得去公司培訓一天,這一天該掙的錢也沒了。
    要是真沒做干凈,客戶給她差評她不會說什么,但就是有不講理的人非要跟她們過不去??蛻羰种篙p輕一點,她們就得遭殃。
    她郁悶到跑于桂芳這來了,兩個人邊做飯邊聊天,聊聊同事之間的八卦,吐槽遇到的奇葩客戶,心情才慢慢好起來。
    于桂芳也是離婚之后從農村出來打工的。離婚時于桂芳凈身出戶,來到城里找了保潔的工作。
    做保潔的,大多都是農村人,從前農村人打工只能去工地。許多女人找不到工作,沒有收入,丈夫說什么就只能是什么。
    上門清潔是一個新職業。城市和互聯網的發展,提供給了這群未曾受過多少教育的女性選擇空間。只要勤勞肯吃苦,她們完全可以獲得一份相當體面的收入,從而擺脫丈夫和家庭的鐐銬。
    于桂芳家里一開始很窮,父母借錢讓兒女讀書,于桂芳的幾個哥哥姐姐長大之后都比較爭氣,紛紛在這個城市買了房子,經濟不愁。兒女對父母也孝順,老人小輩都過得不錯,除了于桂芳。
    于桂芳當年讀了高中,只是沒有考上大學。出去打工的時候遇上了后來的丈夫,兩個人干柴遇上烈火,于桂芳很快就非他不嫁了。
    于桂芳丈夫是她老家鄰縣的人,家里窮,沒什么文化,品行在姐姐們看來也不是很好,但是沒辦法,當時于桂芳喜歡的不得了,聽不進去家里人說的話,一意孤行地要嫁給他。
    于桂芳丈夫好逸惡勞,脾氣也大,唯一一點好,不打人。
    一開始,于桂芳的丈夫在家具廠做銷售掙了點錢,不知道在哪里聽見做養殖掙錢,拿著積蓄要回農村做養殖。他們做養殖十年,十年下來虧得底褲都不剩,還欠了20萬債務。
    后來他們終于待不住了,關了養殖場出來打工,兩個人沒文化沒經驗,只能干點力氣活。
    于桂芳的哥哥讓于桂芳丈夫去自己開的建筑公司上班,帶著他做點輕松的活,每個月也有穩定的收入。
    于桂芳自己身體不好,沒上班,待在租來的房子里做點資料。公司離家遠,這個房子是哥哥租的,住著他和于桂芳兩口子。
    哥哥只是發跡早,其實他身上有很多和丈夫很像的毛病,兩個人都喜歡喝酒,江湖習氣重,喜歡指使別人干活。兩個人下班之后吃飯經常邊喝酒邊吃,一吃就是兩個小時,她中途還得去給他們把菜熱一次。
    哥哥和丈夫都喜歡支使她做事。哥哥給她錢叫她去樓下買煙,她說她累了不想去,丈夫立馬接著吼她:“你去一下要不得嗎?”
    她要做資料的同時還要買菜做飯,等這兩個大爺吃完了她還要洗碗,干了兩個月后她氣得直接回去了。
    回去之后丈夫也沒說什么,只是她和丈夫從結婚開始就有的矛盾越積越深。
    于桂芳走了之后,丈夫沒在那里待多久也回家了,哥哥的公司出了一點問題,有三個月沒有發工資。
    哥哥曾給她找了點關系,讓她帶工人去鄰省工地做事,相當于承包工地,她帶著十幾個人就去了。做了沒多久,那幾個工人覺得于桂芳給的工資低了,走了一半,工期一下壓在了于桂芳頭上。
    于桂芳那幾天剛剛做了流產手術,身體正虛弱,沒法干重活,只能打電話給在老家打工的丈夫來臨時頂替一下。
    其實她是想給丈夫一次機會,她已經跟丈夫商量過想離婚了,丈夫不答應,說會改掉那些不上進、愛支使人的毛病。她也不是對丈夫一點感情都沒有,如果丈夫愿意改,不離婚最好。
    丈夫來了,認真干了幾天后又跟她吵了一架,然后拋下她直接走了。
    這下她心涼透了,堅決和丈夫離了婚。


    5
    于桂芳帶來了新八卦,陳紅梅不善于說話,于是只是聽于桂芳說。
    公司的同事李英的男人打電話到公司去把領導罵了一頓,說保潔公司不正經,讓女人去陌生人家里,關上門就是幾個小時,誰知道在里面做什么?
    陳紅梅聽了有些哭笑不得。
    另一個同事王小英,最近也在鬧離婚。王小英和她老公結婚的時候沒錢,結婚之后忽然走了財運,在這個城市買了房子,吃穿用度也還可以。王小英雖然是做保潔,卻很少會為錢發愁。
    每次王小英提到她老公,都一臉幸福,說老公很愛她,每個月工資大部分都交給了她。如今鬧離婚,要走法律程序分割財產。
    于桂芳有些心累。
    做保潔的,大多是從農村出來,年紀也大了的婦女,家庭生活各有各的毛病,如今,最幸福的一家也鬧起來了。
    從前在農村里,女人不敢說離婚,現在離婚卻好像成為了她和同事的共同遭遇。
    用于桂芳的話來說,我現在又不用男人的錢,干啥還討好你?你不順我的意,就滾蛋吧!


    -END-

    掃一掃在手機上閱讀本文章

    乐彩客